中国需要幼儿足球 虎童足球谋划互联网+

2015-09-23 17:45:32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记者 卢小伟]  [责编:姜润辉]
字体:【

虎童杯幼儿足球赛,孩子们酣畅淋漓地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

向左云(右)与中国人民大学附中三高足球俱乐部主任、中国中学生足球协会秘书长李连江(左)一起和孩子们互动。

中国古代有“天子七庙”之说,西方宗教上帝创世用了7天……7还可以代表音乐的七个音阶,在五线谱中跳跃,组成美妙的乐曲。对向左云来说,他创立的虎童幼儿足球教育模式已经7年了,也像音乐的七音阶一样,在回忆里谱成一段韵味悠长的歌。

如今,中国足球列入国家战略,但校园足球却不包括幼儿园。向左云不禁自问:中国,需要幼儿足球吗?

1 【序曲】

“成长”的字眼和梦想

9月3日晚,长沙市岳麓区岳华路一家茶馆,电视正在直播抗战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

向左云坐在桌子对面,与三湘都市报《创周刊》记者聊起上午的阅兵,眼神发光。他说,阅兵让他找到了“虎童”的又一个兴奋点,7年前推广幼儿足球时,他脑海里闪现的也是“国威”、“健体”、“成长”这样的字眼和梦想。

2008年8月,举国欢庆北京奥运会。在长沙,“虎童”呱呱坠地。

此前一年多,国务院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曾引起向左云的注意。《意见》指出,青少年耐力、力量、速度等体能指标持续下降。如不切实加以解决,将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意见》所指,戳中了向左云的心。当时他投资了几家幼儿园,对幼儿体质深有感触,“独生子女的体质越来越差,像豆芽菜一样,而剖腹产的小孩天生就缺乏动能。”另外,独生子女家庭小孩没有和同龄人交往的机会,缺乏协作精神。怎么解决?向左云想到了“世界第一运动”足球。

2 【起始】

“虎童”踏上“拓荒”路

携带梦想,向左云和“虎童”踏上了“拓荒”征程。

然而前路注定孤独。没有模式,没有教材,没有教案,“连网上都找不到资料”。向左云只好“摸着石头过河”:邀请幼教专家、足球专家开会研讨,编写教材,把足球的基本动作低龄化、游戏化。

2009年春,经过近半年的准备,“虎童”开始招生。

招生时,向左云带着资料到各个幼儿园宣讲,向家长和园长们一遍遍介绍足球的好处:踢球能增强孩子的体质,锻炼孩子的意志,还可以培养协作精神……向左云“口干舌燥”,台下听众却不“买账”。家长只担心孩子会不会受伤?腿练成畸形怎么办?

在日本幼儿园已经普及的足球运动教育,中国的妈妈们并不接受。宣讲下来,他发现大部分家长不理解幼儿足球,足球在他们眼里是“不

良运动”,“就像不读书就去学理发一样,捣蛋调皮的孩子才去踢球”。

“当时,足球反腐正在进行,足球运动环境降到了冰点。”向左云说,“一个1000多人的幼儿园,只有七八个人报名”,而英语特色班却能招满好几个,每班都有四五十人。

3 【希望】

小朋友边哭边追着球跑

有梦想就出发。只有几个孩子,“虎童”也认真授课。

但没多久他发现,“虎童”的教练们虽足球知识丰富,但幼儿教育经验不足。

朋友们劝他:螃蟹吃不得。向左云则认为,足球是唯一可以在幼儿阶段开展并可以形成闭环的运动,教育价值弥足珍贵,其他运动包括篮球都无法达到。

不能简单放弃!不就是师资问题么?他立刻邀请幼教专家对教练进行培训,并与高校合作开展“虎童班”,把“虎童”的教材和幼教知识带进大学课堂,让师资尽快成长起来。

有一次,一个小班学生的家长把孩子送到球队,准备上早晨的足球课。小朋友不适应,嘴里大声哭着,腿撒开就追着足球跑。向左云注意到这一细节,内心里提振了信心,“小朋友是喜欢足球的,缺少的只是时间”。耐心等待,就会花开。

4 【突破】

一年内学员达到近两千

小朋友喜欢足球,做决定的却是家长和幼儿园园长。

为了减少家长和园长的疑虑,向左云邀请他们到有了虎童球队的幼儿园观摩。亲自设计小球门搬运到各教学点,协助教练、园长开展教学。甚至,将自己刚上幼儿园的女儿也送进球队踢球。与此同时,“虎童”队员身上发生的变化,也在家长中口耳相传:能吃好饭、睡好觉,生病也少了……

等到第二期招生时,情况大为改观。“开班的幼儿园达到四五十家,一般有二三十人,有的幼儿园可以达到四五十人,总共近2000人。”

“壁垒”慢慢消除,向左云决定趁热打铁,举办“虎童杯”幼儿足球赛,吸引更多的小朋友来踢球。

比赛地点选在湖南省人民体育场,然而场地太大,并不适合幼儿比赛。他咨询幼教专家和运动专家,按照幼儿的运动量、传球距离等“改造”球场。为防止足球频繁被踢出场外,他找来PVC水管将球场分成若干小球场,“球碰到PVC管会弹回来,比赛就可以持续进行”。此外,他还根据专家建议,把比赛设定为7人制,上下半场各15分钟,确保小朋友玩得尽兴,又不受伤。

2009年6月21日,长沙市首届“虎童杯”幼儿足球赛隆重举行。300多名幼儿参加比赛。在向左云的记忆里,这是一场快乐、成功的比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小朋友的自信、投入和互助让人感动”。

5 【勉励】

“祝孩子享受足球快乐”

相对于足坛打黑大环境来说,中部城市长沙无疑还是“温暖的”。

2010年夏天正是世界杯的激情盛宴,“虎童”主办的“娃娃世界杯”暨“第二届虎童杯幼儿足球联赛”则让小朋友迎来了自己的“世界杯狂欢”。除了比赛,娃娃球星COSPLAY、“我的第一次世界杯”问卷调查,给孩子和家长留下了欢乐的记忆。“你的偶像是谁?”“朱重学!”“朱重学是谁?”“幼儿园的小朋友。”问卷中的对话让人忍俊不禁。

“娃娃世界杯”吸引媒体的持续关注,向左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幼儿足球摒弃了功利色彩,不仅要让小朋友喜欢上踢球,更要把足球培养成他们的成长方式。”他还回应称,事实证明,幼儿足球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

2010年6月23日晚,2010中国国奥挑战赛第三轮比赛在长沙开战,国奥队做客长沙贺龙体育场挑战湖南湘涛队。100多名虎童娃娃球员被邀请到比赛现场助威表演,并与比赛球员一起携手入场,引起前来观赛的时任中国足球掌门人韦迪的关注。赛后他为“虎童”题词:“祝孩子们通过足球享受快乐”。

“虎童”的知名度迅速提升。向左云决定走出湖南,到北京、武汉、广州、上海和南京等地,推广“虎童”的教育理念和模式。

6 【瓶颈】

“雪地里背着箱子卖冰棍”

然而,环境不容回避。足坛抓赌打假走向纵深,围绕着黑与打黑的是一场强力地震。

“虎童”的征途遭遇“寒冬”,艰难跋涉如同在冰天雪地里背着箱子叫卖冰棍。

北京,三四百人的幼儿园,10%的小朋友愿意报名。但幼儿园管理者和家长认为幼儿踢球不安全,或者说他们正期待一个愈加干净的绿茵场。一位教育局部门负责人甚至质问:“你说幼儿踢球有好处,有数据吗?”另一个碰壁的原因,或与这几个城市基本都禁止幼儿园开兴趣班有关。

“真的很‘冷’!”向左云意识到,“虎童”走出去的时机还不成熟。

回到长沙,他与长沙师范学院邱燕教授合作申报省级课题“幼儿户外体育活动”,系统开展“幼儿足球运动的理论与实践”研究,用科学成果说服质疑者。该课题获省级二等奖。

然而此时,又一个现实问题让“虎童”挠头。最早一批学员从幼儿园陆续毕业,很多家长反映,孩子上小学后没地方踢球。

幼儿园踢了球,小学又没球踢,小朋友还愿意参加吗?“虎童”的发展再次遭遇瓶颈。

7 【契机】

“中国需要幼儿足球”

向左云不言放弃。他仍然坚信幼儿足球的价值,“恒大足球学校一年级招不到学生,就是因为幼儿园没人踢球”。再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力、想象力、团队意识,都可以借助足球运动来提升”。向左云在蛰伏,在等待机会。

2014年10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将中长期足球发展规划列入“重点任务”。今年3月,国务院又印发《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决定改革推进校园足球。7月,教育部公示了“2015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和校园足球试点县(区)遴选名单”,长沙有40所中小学入选。

文件就像捷报,催动向左云的神经。“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起来,幼儿足球一定也不远了——中国需要幼儿足球!”

如今向左云已担任湖南文化音像出版社社长,归属湖南演艺集团,“虎童”也升级为出版社幼儿素质教育O2O项目的核心内容。“虎童足球的互联网+”正在谋划,向左云说在经营模式上已找到“秘密武器”,“要让幼儿足球完成‘临门一脚’,力争未来让孩子们免费学踢足球。”

■文/记者 卢小伟 图/虎童足球俱乐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