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红钻基金致敬老兵捐赠午宴暨开业庆典诚挚举行

2015-11-01 15:54:35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通讯员 蒋乐 记者 黄文成]  [责编:侯小娟]
字体:【

梦在前 红图志

 

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讯(通讯员 蒋乐 记者 黄文成)10月31日,湖南红钻创业投资私募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红钻基金)举行了盛大的向抗战老兵致敬捐赠仪式。仪式当天湖南红钻基金向抗战老兵代表隆重致敬并捐赠拾万元慰问金。同时,由红钻基金董事长雷造福先生提议并通过股东大会决议:红钻基金公司每年将拿出5%-20%的利润用于慈善事业(主要针对失独人群)。

红钻基金在这个大资管的时代秉持基金持有人利益至上的原则,凭借一流的投资顾问团队、丰富的投行经验、优越的社会资源、优质的项目储备、紧密的专业机构合作关系等优势为客户提供私募股权投资及证券投资、创业投资、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投资顾问、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等服务。

红钻基金董事长雷造福先生是2010年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候选人、湖南十大杰出经济人物,并荣获湖南省政府“一等功”称号。他深爱并传承中国传统国学文化、佛学、道教、儒学,多年以来他不求回报的资助贫困学子、环卫工人、贫困家庭,并先后在2014年春节向湘潭市所有失独老人及贫困家庭资助现金100万元;2015年春节前夕前往佛教圣地普陀山礼佛,出资110万元作为慰问金向普陀山全体僧人拜年。迄今为止,他捐出的慈善款项已达七百多万元。雷造福先生常说:“真正的财富不是自己拥有什么,而是为世界留下什么,在于怎么去支配自己的钱财。你可以把自身创造的财富用于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帮助10000人,10000人得到的幸福胜过自己一个人得到的幸福”。让中华民族的仁爱文化得以传承,是他终生的追求。他用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践行着他的诺言,谦谦君子胸怀天下,志存高远,扶危救困。

午宴当天也是湖南红钻基金正式开业的日子。开业当天,湖南长天投资集团董事长邓宇光,湖南省宏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毅到现场祝贺并与湖南红钻基金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开业当天,17位意向客户与湖南红钻基金签约,签约金额高达7.33亿元,取得了开门红的好业绩。

在这样一个对企业有着特殊含义的日子选择向英雄、向先辈致敬正是一个企业社会责任感、民族荣誉感最直接的表达、最真诚的行动,相信这样的企业会获得更广泛的社会认可和客户青睐,湖南红钻基金的此番举动也应该引起更多企业的思考,创业致富不忘根本,来自社会回馈社会才是企业发展腾飞之道。

相关链接

陈忠明简介

 

       陈忠民1938年16岁的陈忠民在湖北通城修公路,正值国民军招兵,自己主动报名参加,分在国军特别挺进队集训。在赵李桥上车到江西玉山,下车步行7天到安徽屯溪。在屯溪训练半年左右,就在浙江、江苏、江西一带打游击战。陈老告知我们当时所在部队的大队长叫张响武、副大队长叫谭中棋、第一中队中队长叫洪玉林,陈中明在第三班当战士。


1942年陈老所部在江苏宜兴打了几战,换防到安徽绩溪改编为江南挺进第二纵队,司令官顾心衡。同年又归编为88军79师236团,陈中明分在第一营(营长胡少武)第二连(连长王重权)第二排(排长邵荣辉),任第六班班长。

1942-1945年陈老所在部队在浙江以金华为中心,参加了浙赣会战,抗战末期驻扎在浙江桐庐地区(紧邻金华北側)在大反攻中参加闽浙追击战,与日军拼刺刀时腿部被日军刺伤过。胜利后隶属49军79师驻扎在江苏无锡。

陈老是我们所采访的老兵中,和日本鬼子面对面作战次数最多的一个。他们的游击战从浙江金华打到江苏南京附近,次次都是主动出击,其中数次是和新四军一起联手打的日本鬼子。游击游击,游走而击。在日夜不停的行军和跑动中,几乎都是赤脚,所以陈老最关心的是鞋子,最喜欢的也是鞋子。在长达7年的抗战中,亲眼见到了不少战友的牺牲,而陈老的受伤只是在左腿小腿正面被鬼子的刺刀挑伤,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在长期无生活规律的游击战中,有一次陈老生病近10天没吃饭,仍然参加了战斗,落下了严重的胃病。

抗战胜利后部队整编,陈忠民回家探母,途经江西吉安遇1938年当兵时部队老战友在军政部吉安被服厂工作,陈忠民因为身无余钱就留下在被服厂工作,当了一名管伙夫、勤务方面的后勤班长。1947年军工被服厂要搬迁到武汉,陈忠民不愿意去,因离家更远,于是要求辞职。部队规定:外省籍士兵回乡可得4000法币资遣费,拿了这些钱陈忠民回到老家,于阴历11月20日结婚,日后养有两男四女。

陈忠民回家务农至今尚未离开过故乡。这段打了7年多时间的抗日战争历史因政治原因不敢提及,早年将所有的证件埋入地下,已无处可寻,好在记忆无法磨灭而十分清晰、深刻,并让老人沉重而不能释怀,老人耳朵有些背,又长期经受着胃痛的折磨,一直靠药物维持,而今已年事已高,体衰多病,因无任何收入,儿女在外靠打工维持生计,老人豁达又体贴儿女,当兵这么些年,已磨练了老人坚强的意志,常说"这些小痛算什么?”从而不愿去医院检查,就这样一直撑到现在。

 黄正清黄老的耳朵听不见,是和老人笔谈的。老人是浙江金华人,爸爸是当地的商会会长,能从小受良好的教育,是一位大家闺秀。

1943年16岁的她瞒着家人,将黄枝仙的名字改为黄正清,自勉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做人,报名参军,分配在第三战区的后方医院,具体的名称不记得了。抗战胜利时在浙江。

1946年-----1948年在南京的陆军医院,为少尉护士长。1948年19岁的黄老认识了来医院治疗从马背上摔下负伤的伤员,102师305团21岁的青年军官周抻汉(周抻汉,湖南宁乡人,1925年出生,14岁被抽丁当兵,入第四军102师305团,虽然老伴已去世,但这个102师305团,年轻的国民革命军军官,是老人至死不忘的)相识,相恋、1949年初双双离开军队结婚。

1949年以后,老人和丈夫周抻汉一起回到宁乡乡下,经历了近70多年的风风雨雨到现在。老人在没有患老年痴呆症之前,常常跟女儿念叨,我这一辈子,可以写一部好小说,看来,那个爱唱歌、骑马、善良的护士长、耐心的农村夜校扫盲教师、含辛茹苦抚养5个孩子成长成人,中国普通而又伟大的女性,她的小说是写不成了。

相关新闻